|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万喜彩票 > 新闻资讯 >

《纽约时报》调查揭秘,时装编辑如何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1-18 06:34

本文作者:Chantal Fernandez

《纽约时报》记者Jacob Bernstein、Vanessa Friedman和Matthew Schneier对Mario Testino和Bruce Weber受到的性骚扰指控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调查。他们向BoF讲述了调查背后的故事。

美国纽约——2018年1月13日,Versace男装秀即将在米兰盖苏街(Via Gesu)的品牌总部拉开帷幕,《纽约时报》风尚版(The New York Times Styles)记者Matthew Schneier也在观众之列。现场灯光变暗之前,坐在T台另一边的一名编辑朝他的手机看了一眼,在看到他的长相后脸色变得苍白。

这名编辑(Schneier未透露其身份)与摄影师Mario Testino合作过很长一段时间,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不久前刚刚发布一份报道,曝光了针对Testino和Bruce Weber几十年来性骚扰行为的指控,俩人都是时尚界资历最深、最受敬重的摄影师。这份报道历经三个月才出炉,是Schneier、《纽约时报》风尚版记者Jacob Bernstein和《纽约时报》时装总监、首席时尚评论家Vanessa Friedman三人合作的成果。

第二天,《纽约时报》在周日刊头版刊登了这份报道:《“我感到无助”:男模控诉摄影师性骚扰》

这份报道很快在大西洋两岸引发轩然大波。各大品牌和杂志纷纷与两位摄影师撇清关系。与他们签订长期合作协议的时尚出版巨头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宣布,“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再与俩人合作。Michael Kors、Burberry和其他品牌也发布了类似的声明。

据《纽约时报》(Times)的一份报道,Weber和Testino的发言人表示,两位摄影师“对受到的指控感到失望和震惊”。Weber否认了这些指控。Weber的律师告诉BoF:“他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今后仍会以最强硬的态度否认指控。”

为了回应质疑,Testino的律师在寄给《泰晤士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与该报接触的指控者“不值得信赖”。他们对其中一名指控者的精神状态是否正常表示怀疑,还称好几名前员工“对指控感到震惊”,他们“无法证实任何一桩指控的真实性”。

不久之后,《纽约时报》收到了更多爆料,于是在3月3日刊登了一份后续报道:《又见指控,不见道歉》(Many Accusations, Few Apologies)。在对时尚创意人士展开调查之后,《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于2月16日刊登了一份调查报道,细数摄影师Patrick Demarchelier等人受到的性骚扰指控。但Demarchelier向该报表示,自己从未以不当方式碰过任何一名模特。

《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报道,以及报道的广泛传播,凸显了这一事件的重要性。“你不必成为‘超级时尚人士’,也可以接触到Mario或Bruce的作品,”Schneier说道。

但是现在,事件的热度已不同往日,更大的疑问仍未得到解答。

如果这些性骚扰指控属实,那么为何这种行为竟会持续这么长一段时间而无人站出来反对?Friedman认为,这与时尚行业的文化和松散的管理有很大关系。她认为存在一条“供应链”,其中有各色参与者,包括出版公司、品牌、摄影师和代理公司,他们能“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责任撇开”。模特们可能处在供应链的底端,尤其是刚入职不久的模特。他们没什么影响力,他们的工作岗位也不受法律保护。

《纽约时报》和《纽约客》(New Yorker)的报道首次公布了对好莱坞制片人Harvey Weinstein的性虐待指控,引发轩然大波。各类报道纷至沓来,还掀起“MeToo运动”,大量受到权力人物性骚扰的受害者开始站出来抗议。然而时尚行业对此似乎见怪不怪(即使他们失去了一些顶级摄影师)。万喜彩票

这种反应是《纽约时报》所希望的结果吗?记者们对此看法不一。

“报道的目的之一是通过爆料,阻止正在上演的性骚扰行为,让受害者站出来,改变这种情况,”Friedman说道。

“这并不是一种激进的行为,”Schneier补充道。“这也不是一场争论。我们认为这是新闻,需要读者来决定自己的感受,需要时尚行业来表明他们的态度。”

在盘根错节的时尚行业,许多业内人士可能对这些指控并不意外。万喜彩票毕竟,摄影师和模特们之间的性丑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Weinstein事件之后,《泰晤士报》的记者认为有必要继续挖掘缺乏报道的性骚扰行为,受害者也认为,只要说出来就有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2017年10月,对Weinstein的第一批报道出炉,对Terry Richardson的指控在月末再次出现。不久之后,《风格杂志》又收到一波爆料。Bernstein与模特之间的一名联系人给Friedman打来电话。“他的意思大致是:‘你为什么不管好你自己的事?’”Friedman说道。Testino是第一个被提及的名字。Friedman这几年一直在重新调查涉嫌性骚扰的Richardson。很快,《风格杂志》的时尚团队(包括伦敦的Elizabeth Paton)开始挖掘更多关于顶级时尚摄影师性骚扰的内幕。

“我一直认为,这是时尚界人士私下议论的事情,人人都有所耳闻,但没有人真的会不遗余力地调查,”Schneier说道。

“《泰晤士报》认为有必要向所有人揭露这一行业的丑闻。因此,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大力调查,”Friedman说道。

于是便有了与男模和前助理们之间的对话。记者们必须让他们相信“我们的严肃态度和好意”,Schneier回忆道,还称记者们“最终把这些爆料人组织了起来,让他们相互之间不断保持联系”。

有一些受害者在此之前从未将自己的遭遇告诉过别人。许多受害者都感到羞愧难当,尴尬不已,因为他们认为这些遭遇有损他们的男子气概。

Schneier指出,记者们也采访过一些在职模特,他们说揭发丑闻会“葬送职业生涯”。其他人则担忧揭发所带来的影响。“当然,有时候也有人会感到过去他们一直被忽视,或者他们的经历不重要……模特职业就是这样。”

第一批关于Weinstein性骚扰丑闻的报道发布之后,人们看到权力人物也会因为长达数年的性骚扰行为被责问。尽管如此,让受害者说出自己的个人遭遇并不容易。

Bernstein记得一名爆料人向他讲述过一个“让人痛心的”经历,然而在第二天却告诉他,不能把这个经历报道出去。“这件事的确让我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更加坚定,因为那个令人心碎的故事仅仅是在诉说一段被人操纵和虐待的经历,”他说道。

新年前夕的前一天,Schneier一直在与一名模特通话。这名模特有证据来支撑他的控诉。他最终将自己的故事和盘托出。Schneier回忆道:“我唯一要做的是再打一百通电话,希望有10%的人会回复我。”但是他采访过的很多人都表示,他们“一直在等这个电话,等了足足十年。”

Schneier继续说道:“一旦有人这么说,我会告诉他们:‘你的故事会成为报道内容。’我们在做的不是‘钓鱼’,也不是编故事。这是一个被埋没的故事,但它可能已经准备好浮出水面了。”

记者们还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时尚从根本上来说是在销售性感。这会让模特们对他们的职业产生相同的感觉,加深了他们的自我怀疑,让他们感到羞耻。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会认为,自己在性骚扰过程中与骚扰者是串通一气的关系。

“如果他们能有效激发别人的欲望,他们会产生疑问:‘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Friedman说道。“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Friedman曾与编辑、代理人、管理人和其他时尚人士交流过,他们谈到了“时尚的模糊性,以及在这个行业处理性骚扰问题的复杂性。时尚行业是以销售欲望为前提的。”

《纽约时报》周日刊头版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记者们并没有放弃揭露时尚行业的灰色地带,比如Ryan Locke的经历:在Gucci广告拍摄期间,他躺在床上,Testino却爬到了他身上。“我们之所以讲述这些故事,是因为我们认为读者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灰色地带也是故事的一部分,”Bernstein说道。

“你会认为我们在审判时尚行业,或审判某些品牌拍摄宣传广告或其他内容的方式,但事实并非如此,”Schneier说道。

尽管其他摄影师的丑闻在调查期间浮出水面,但《纽约时报》风尚版的团队仍把目光聚焦在Testino和Weber身上,因为对他们的指控反映了时尚界性骚扰行为的长期表现形式、最近的情况,以及专业人士对权力的滥用:男模声称,他们被要求做一些指控中提到的性骚扰动作,这已经超出他们的工作范围,他们对此也没有任何准备。

“我们不可能看到这些照片;有些是试镜的时候拍的,没有保留下来,有些拍摄于商业拍摄工作的午餐时间,是摄影师私下要求的,”Schneier说道。摄影师向模特许诺,如果同意私下拍摄,可以为他们提供商业拍摄机会。

“几十年来与摄影师一起工作过的人讲述的经历出奇相似;他们彼此没有联系,互相也不认识,”Friedman说道。那些向《泰晤士报》爆料的人还会鼓励其他模特向记者爆料。

记者们在晚秋时节一直在与爆料人交谈,也在努力证实他们的叙述,并直接与知情人士交流——其中一些人近年来从未与受害者接触过。“我们尽可能去证实每一个细节,不会发布任何我们不确定的消息,”Schneier说道。“但没有哪一家报纸能够追踪到每一个细节。”

随着调查的深入,时尚行业内部对接下来要报道什么猜测不断。Bernstein表示,这是让团队感到头疼的一件事,因为爆料人会对报道内容感到紧张。Friedman说道:“不管时尚界在议论什么,这些故事应当真实,你应当向他们做出承诺,你不能仓促行事,这一点十分重要。”也有谣言称,时尚行业领导者正在向记者们施压,让他们放弃报道,但我们拒绝了。

12月中旬到12月底,团队搜集到了所需的相关信息,足以发表一篇关于Weber的报道。2017年12月1日,Weber被男模Jason Boyce告上法庭。几天后,Weber受到了另一名模特Mark Ricketson的公开指责。

可为何不见事件的后续报道?他们考虑过发表后续报道,但他们没有在一开始制定一个“宏大的计划”来指导如何报道这个事件。他们希望发布一篇报道来揭露整个时尚行业的“权力文化”,而不是把目光局限在性骚扰者身上。

“我们认为,把这两个主要人物写到一篇报道里面,来谈论这个行业的权力文化,更能引起重视,不容易被忽略,”Schneier说道。

但在12月初,Friedman只与Testino的前助理Hugo Tillman取得过联系,后者愿意讲述这位摄影师的不端行为。在圣诞节前的几周时间里,Bernstein在The Strand买了几本Testino的书——“这些书里有他拍摄的男模照片”,然后开始直接给Facebook和Instagram上给书里出现的男模发消息。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人回复了。

与此同时,Bernstein也一直在与Testino的一名顾问保持交流,试图就性骚扰问题采访他,但未能取得成功。Friedman说道:“我们会向爆料人开诚布公,向他们表明我们的立场。”Testino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从未考虑过接受采访。但在查看Bernstein与这名发言人的交流邮件后,BoF发现他们讨论过采访计划。

2018年1月初,《纽约时报》风尚版团队开始专注于撰写这份报道。尽管他们表示没有足够的爆料人来支撑后续报道,但看到有那么多人愿意向他们袒露心声,他们感到很有信心。这些人包括与Weber一起工作过的15名在职男模和前男模,与Testino一起工作过的13名助理和模特。

Schneier说道:“只有当我们认为有十足把握的时候才会报道它。”

为了让敏感报道顺利发表,《纽约时报》会让报道接受法律方面的审查,向新闻编辑部律师David McCraw寻求咨询。McCraw负责审核稿件,向编辑提出建议。

“法律很像新闻报道,与其说是一种科学,不如说是一种艺术,”McCraw说道。“这并非满足某个标准那么简单,而是要确保我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在审核敏感报道时,McCraw要确保指控具有法律依据,报道的写作方式不会产生比报道本身还要多的内容,避免让指控变成事实陈述。

他说道:“对于公众人物问题,我们会受到法律保护,只要我们不发布内容存疑或失实的文章”。他还表示,《纽约时报》会寻找用来支持指控的证据,而不仅仅是回答疑问。

McCraw表示,大部分发生在美国的诽谤诉讼通常并不是由处于强势地位的一方发起的,而是处于弱势地位的一方,比如没有发声的目击证人,“我们会花大量时间来关注他们”。

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发表之后,时尚界是否真的发生了改变?Testino和Weber的事业已走向终结,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性骚扰行为背后的推动力量发生了改变。

Friedman说道:“我们仍在研究,还会保持关注。”Schneier希望今后会出现“更多关于时尚界的后续报道”,但大部分时尚报道是“专题论述”,力求避免争议,所以“在丑闻发生之后,完全没必要马上关注结局会怎样,或者今后会出现哪些改变”。

很明显,在《纽约时报》报道发布之前,模特并未享受到很好的法律保护。康泰纳仕集团发布了一套行为守则,包括在拍摄场地禁止饮酒,以及模特年龄不得低于18岁。在调查启动的同一时间发布的一份补充报道对这些规定作了介绍。2017年9月,开云集团(Kering)和路威酩轩集团(LVMH)联手制定了一系列指导方针,包括要求模特年龄不得低于16岁,以及承诺做出严格的全裸和半裸规定。但这些措施在法律上并不可行。模特们没有工会,所需的法律保护会因为时尚行业的全球化特点而变得更加复杂。在一个国家适用的法律在另外一个国家可能并不适用。此外,男模的薪水通常比女模要低,甚至更易遭受侵害。

时尚行业的权力结构基本没变。“尽管时尚行业是催生趋势的地方,但权力人物和位于食物链顶端的人一直是老样子,”Bernstein说道。

站出来发声的风险依然很高。“摄影师与设计师合作,设计师又与编辑合作,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包括时尚杂志、品牌广告和时装秀——选角导演还是他们,”Friedman说道。“我认为,对于那些处于食物链底端的人来说,这是十分可怕的现象……我们对敢于站出来发声的人感到自豪。”

翻译:Galen Xiao

今日讨论

你认为应该如何为时尚产业的底端工作人员维护合法权益?

“今日讨论”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新开辟的讨论栏目,欢迎与我们分享您的看法、建议和观点,我们将在每个月为最佳讨论参与者寄出精心准备的礼品。

新年必备时装造型课程:向全球知名、拥有超过30年在《Vogue》、《Elle》、Chanel和Prada工作经验的Lucinda Chambers学习专业时装造型知识。

课程简介

Manolo Blahnik将在2019年建立巴黎首家精品店

Under Armour三季度财报超预期

苹果发布会:用户可用指纹解锁电脑

小红书第一个广告位牵手兰芝

歌力思三季度营收17亿

珀莱雅三季度净利润营收同比增长36.68%

Supreme x《喋血双雄》联名系列引抢购

“羊毛新世界”庆典圆满举行

最新资讯:
技术支持:万喜彩票_首页